当前位置:首页 > 重庆新闻630热点 > 正文

【自由副刊.书与人】我锺情的是时间 - 阿尼默谈《小挽》

艺术家阿尼默。(胡舜翔/摄影)

专访◎董柏廷

新作《小挽》。(胡舜翔/摄影)

透过图像与世界沟通

采访当天,我着一件藏青色毛衣,前往2019 OpenBook年度好书颁奖典礼,与甫获奖的阿尼默(1977-)碰面。刚致完感言的他,表情微醺恍惚,请他在原位稍候,我便绕回自己座位,收拾细软,罩上卡其黄牛仔夹克,回去领他,他却显现第二次恍惚,我掀开左翼内里透出藏青色,他遂如梦初醒。对于擅长配色的阿尼默,颜色与图像或是便捷的沟通工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sunbet官网

【自由副刊】冯平/白马奔向秋阳

◎冯平◎冯平多年前认识娜娜,娜娜不认识我,反正她永远也不会认识我。我把娜娜忘了很多年,其实也没忘,只是没理她(反正她也不会怨念我)。今天,我想起了娜娜。我带着她坐上白马。

申博Sunbet官网 www.0-577.com欢迎您的加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惯用图像面对世界的阿尼默,帧帧作品总配色繁复、图层连缀图层,翻读其作《小挽》时,更不难发现其与一般漫画不同――文字与对白降至最低限度,仅透过图像,以分格、比例缩放、远近景切换等方式,呈现犹如电影运镜的叙述方式。阿尼默表示这并非一开始的设想,「〈缎带〉本就没有对白,但〈家蚊〉初版却相反,因为担心读者看不懂想表达什么,直到出版社建议,我才删去文字,重新调整结构,回到单纯图像。」而其实,删去对白也与他阅读漫画的经验有关,「漫画的图像感,应该要更强,但每次翻开都被大量对话吸走注意力,若只专注在剧情上,很可惜。应以图像为主。」

死亡与失去的不同切角

费时三年完成的《小挽》,主题环绕失去与死亡,透过三篇故事给出三个不同切点,更暗渡阿尼默个人的生命经验与思索。〈旱溪〉描绘小男童在放学返家途中,短时间内见证两次生命的坠毁,成就他的死亡启蒙。故事发想源自阿尼默童年的一段遭遇,「民国70年代经济起飞,爆发台湾首起学童绑架撕票案,死亡气氛笼罩全台,也一直弥漫我的童年。记得某天我迷了路,找不到办法回家,天气很热又走了很久,即便只要跟路人开口问就会获得帮助,但我却不敢开口问陌生人,结果走到一处公用电话旁,拨电话回家,也只跟家里说:『我会晚一点回去。』当我挂掉电话的那一瞬间,有一个人在我身后,一字不漏念出我刚刚打的电话号码,我吓得马上逃走!我决定将那段经验,放进作品里。」

〈家蚊〉是阿尼默有唯一有创作理念的一篇作品,讲述一对经历失去,决定搬至乡野中生活的夫妻。透过人类母亲与雌蚊间的对手戏,表现繁殖、灭亡与母爱间的拉锯战,但他认为雌蚊与人类母亲的比重分配太一致,于是放进一条支线,成为破坏平衡的不和谐音,「开头画了一段被捕的母狗,跟之后人类母亲在树林里抱回的幼犬,形成另一种母爱的失落与获得。」不仅如此,阿尼默藉着爬梳母性,同时也给出对于「家」的思考,「母亲在家庭中,总是最重要与最有影响力的人,甚至影响了孩子的人格培养。而伴侣何以成家?也许就是相互照顾而成,所以篇章中的父亲,能照顾面对逝去而失落的母亲,也是维持家庭的元素。」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betchongqing.cn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