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重庆新闻630热点 > 正文

忻州《师范学》院 论[坛:]江西女子 输液〖殒〗命,(家族一看)药「瓶上」名字纰(谬,)立刻<报>警“封存注”

4月28“日,江”西女子输液“殒”命{后}家【族】发现药〖瓶名〗字有<误,>引‘发’社会{关注。

}据进贤〖县泉〗岭『乡何桥』村『村』民<龚>建辉先〖容,1〗月26「日破晓,」他【母亲】突然说“胸”口‘很不’舒适,于是【他陪】母【亲到】进贤{县}中医院看〖病,〗到达医「院」的《时间》也许为《破晓4点。

》龚建{辉回忆说,}那「时接诊」医 生[问母]亲那里 不‘舒’适,然后(母亲)回覆"有些〖胸〗闷",医生便 最[先]举行 诊『疗,』过程中测{量了血压,}用听诊器听‘了’心{率,之后}医{生}就{开}了‘药。

"’在【解】决住院时母 亲[还]和 身 边的护[士]有 说有笑。"(龚)建<辉>回 忆说,那时他[在]给母 亲「倒热」水,准备给她“服用医生开”的【口】服【药,】这‘时’一《名》护士“最”先举【行吊】瓶『注』射。"「护」士“给我”母亲吊《上》药以【后,】输液『还』没两(分钟人)就「没了。"龚」建『辉说,"厥后』我‘发’现吊【瓶】上面‘写’的『并』不《是》我母<亲陈>艳 花[的]名 字,《而是'》李艳红'。"

据「龚建辉」回【忆,母亲失事】以后,家『族拿』着吊瓶【与】医(院)谈判,而且报〖了警。龚建〗辉「报」警〖后,〗当{地}公『安部』门《立即将》涉事‘药液瓶封’存。

4「月22」日,「据龚」建(辉回)忆“说:"”我母〖亲〗被「宣」布“殒”命《后3》小〖时,约〗早“上8”时,有《一名护士频》频在病房〖里〗询「问'李艳红'」的<家>族〖在不在,〗敦促去「退」住院{的}被「褥」押金。"这{一}情『形也让』他加深了 嫌[疑,岂]非 是医《院》拿{错了}药?(事后,)该{院}医务科{工作}人员黄“庆”生证实,给(陈)艳 花[输]液的吊瓶 上确“实”写『有"』李《艳》红"{三}个 字。[但]黄 庆生「弥」补【道,】这并非(示意错拿)了"李艳红"【的注射】药【液,】由于当日(医院并)没有名『叫"』李艳红"<的>病人。

随 后,黄庆[生]查询 了〖该院使〗用的"{众}阳<康>健"(“医”疗质〖量控制〗系(统))后,<发>现,《曾经有两位》名【叫"李艳】红"(的女子)在(该院)住过『院,』一‘个’是‘在2016’年5{月,一个}是{在2019年7}月,『都是』孕<妇。

">其<实>是那时护{士}在注‘射液药’瓶{上}把(陈)艳花的名字『错』写成「了'」李 艳[红',而事后]死者家族 听到‘的'’李【艳】红'〖退〗被〖褥也〗是同‘一个’护“士将陈”艳 花[的]名 字“叫错”了。"黄庆{生说,"}事 后[医院]也 询问「了那」名护(士,护)士《说》她【也】不「知道怎」么【就把陈艳】花「错」写<成>了' 李艳红'。"

[针]对医院 的“注释,”龚<建>辉仍<存>有《嫌》疑:"是否『有修』改当{天}就“诊”病例『的可能?"』但医(院方示)意,修‘改病’人病例『一』事冒犯执〖法,他〗们不可〖能〗会做。

事后,进{贤县卫健}委〖称,〗已接到反《映正在》观察。4 月22日,该[委]医 政医管和药《政》科科{长}黄〖进〗示意,他‘们’得知此‘事’后,〖便一直〗在努力〖观〗察《处》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〖景德〗镇 信[息港

]景 德镇『信息港』是‘景德镇’的『地方新闻网』站和信息{门}户,具“有”多《个》频《道的》生活{分类信息,}能够{一}站<式>订阅您〖所需〗要《的》和〖感〗兴趣《的》资讯,{让您}享(受)便捷的《信》息 服务,[您还]可以 自【由】浏【览】资“讯、”随<意>发 布评论,[与众多]网 友(一)起“互”动 交[流,]作 为本(地)最 大[的]信息发 布“与”交「流平台,」景《德镇》信息港{一}网打《尽》您所「需」要的所〖有〗信 息,已[经服务]了本地千万 网【友,获】得‘了’网<友>们的一致《好评》和“青”睐。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betchongqing.cn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